欢迎访问宁波房产律师徐志宏个人网站!

化疗老太离奇高烧感染部位成谜,呼衰休克死亡医院赔偿26万

​  【记  忆】

  “我永远不会同意给我母亲做尸检,哪怕有可能赔不到一分钱,我也无法从情感上接受尸检”,他说。我说,我理解,我尊重。

  【离奇的死亡】

  这案子的当事人,也就是老太的儿子H先生是2019年3月份找到我的,跟我说他母亲过世得太过蹊跷,医生也不解释,他内心一直放不下这个事情,再说兄弟几个数他在城里发展得最好,母亲得病了也是H先生主动请缨托了院领导的关系找了三甲医院的医生。72岁老太平时身体健朗,查出乳腺癌,恶性程度不是特别高的那种病理类型,正做着置管化疗,准备做几轮化疗等肿瘤稍微缩小些就做手术切除的。过程中某日发起了高烧,进医院查了不明所以,考虑是乳腺癌局部皮肤软组织感染,用了些消炎药,送去治疗原发病的甲乳外科住院了。但没2天突然人胸口闷、跌倒,一查严重呼吸衰竭,赶紧送进ICU抢救,但是尽管呼吸机氧气浓度越打越高也没用,血压也掉下去。最后感染也越来越重,吸纯氧也没用,实在是拖不住了,人就过了。H先生说,曾听医生自己也在问,感染部位到底在哪?

  【案情印象】

  这案子乍一看确实存在吊诡之处,做医疗的案子,尤其是这种医方责任并不是十分明确外化的,普通人不分析医疗资料不可能找到医方的过错点,泛泛地讲医方未尽审慎诊疗义务是没用的,找不到医方的明确过错点根本不可能定到医方的责任。靠鉴定机构的专家来主动发掘医方过错那就更加不靠谱了,首先是鉴定专家没有强烈的动机去发掘医方过错,毕竟鉴定的都是同行,今天你被鉴定,明天说不定我被你来鉴定了,何苦?其次,说实在的参加鉴定会的专家能够提前到场半小时完整翻看一遍病历资料已经是难得认真的专家了,大部分专家也就是在听证会前20分钟时间里大家稍微传阅一下成堆的病历资料,根本没有时间完整翻看一遍,更不可能细细琢磨,可以说专家在案件上花的时间心力简直及不了我们医疗律师的万分之一。但是专家毕竟是专家,他们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只要你医疗律师发现了掩藏在病历资料某处的问题,且确实说到了点子上,专家一听就心里门儿清,当然采纳不采纳你律师的观点,那就取决于更多更复杂的因素了。

  【阅卷发现】

  这老太太住过好几次院,还有大量门诊随访检查资料,我让H先生把所有包括门诊、住院的病历、化验单,甚至就诊发票,以及影像学胶片统统拿过来,桌上堆了一堆,我按时间顺序整理了一下,然后开始埋头阅卷。我的习惯是在阅卷的同时列一个EXCEL表格进行重要信息和疑点的记录,以防遗漏阅卷过程中曾经的发现。

  我的发现:1、老太第一次住院时就发现血糖高,已经内分泌科确诊了糖尿病且住院期间使用过胰岛素针,但是出院时外科医生没有出诊断,也没有提示患者去内分泌科随访,以至于患者和家属根本不知道需要去长期降血糖治疗这件事情,化疗期间曾有化验单提示血糖升高明显,但外科医生没有注意和处理。2、为了方便化疗,老太第一次化疗时就进行了左上肢肘上贵要静脉PICC导管留置,这是一种可以长期留置的深静脉留置导管,多为方便需要经常性静脉化疗的,或者外周静脉穿刺特别困难的病人,需要定期严格的穿刺处皮肤消毒护理,作为一种长期留置的深静脉导管,具有导管相关性感染风险,且导管头段位置离右心房很近,需要进行防感染风控。3、全部门诊就诊记录显示老太太严格按照医嘱进行PICC门诊随访护理,自身不存在疏忽过错。4、老太被发现高烧时的症状主要是畏寒乏力,缺乏感染定位症状体征,原乳腺癌皮肤破溃处无明显红肿热痛、波动感等感染症象,而血CRP值升高明显,细菌感染诊断明确。5、老太高烧在急症室首诊时未做血培养和留置导管头端培养,也未进行感染灶的排查,抗菌素使用偏G阴性菌。6、从高烧首诊到入院后突发呼吸衰竭晕厥,以至于一直到送进ICU抢救的前两天内,老太身上一直留置着那根当初为方便化疗而置入的深静脉导管,拍胸片时都可以看到导管头端位置,但一直没有医生去注意这个重要感染源。7、患者最致命的问题就是突发性、顽固性一型呼衰合并休克,而呼衰为突然发生,之前甚至连肺部感染的症状体征都一点没有,病情突然恶化后就出现两肺炎症,部分间质性改变,变化速度之快非普通肺部感染能够解释,并且该患者的呼吸衰竭根本不是靠机械通气甚至吸入纯氧可以解决的,明显有循环因素参与。8、D二聚体和纤维蛋白降解产物呈进行性升高,DD最高达到7874 ng/ml,提示体内纤溶系统被高度激活。9、曾有会诊医生建议行CT肺动脉造影检查,但是主管医生没有给患者做,只做了CT普通平扫。10、全部抗感染治疗都偏G阴性菌,完全没有覆盖阳性球菌。11、后期血培养出来的细菌全部都是致病力不强的条件致病菌,根本无法解释患者的致命感染。12、基于情感上难以接受,患方未做尸检,事实上死因并未查明,医方也并未披露,感染源问题成为最大谜团。

  我将上述临床疑点全部串起来后,虽然没有尸检报告,但是临床诊断已经跃然纸上,老太死亡系因糖尿病血糖管理缺位造成高度易感状态,由深静脉留置导管导致的导管相关性血行感染引发,导管头部形成的感染性赘生物脱落导致两肺动脉多发栓塞,表现为临床上急骤发生的顽固性一型呼衰,和感染、休克的结合,因医方前期疏忽大意,后期治疗干预又从来都不在点子上,所以造成老太死得不明不白。除此以外没有其他任何一种解释。而且如果医生严格按照抗感染临床诊疗规范去做,极有可能患者不会死亡。

  【律师工作】

  这个案子我没有走司法途径,因为H先生多少也是认识医院的班子领导成员,虽然伤心,还是走的协商鉴定的路子,走的是省医学会鉴定。我深知没有尸检报告会成为医方逃避责任的救命稻草,这种医方过错,尤其是过错与死亡之间的因果关系问题,不是呈现在明面上的,需要通过专业分析得出,换句话说不通过专业分析,当然也不可能得出了。省医学会专家的水平肯定没问题,我说的话肯定都听得懂,但是他们愿不愿意把心中所想说出来,需要考虑的因素就太多了,有时候这也是我们到医学会系统去鉴定的一种无奈。

  我在鉴定陈述中明确指出:患者死亡是由医源性感染导致的,医方应当承担主要责任——乳腺癌并不会直接致死,死亡系由PICC留置导管导致的血行感染引发,而PICC留置是为方便化疗而采取的医疗行为,该医疗决定的作出、有创操作的行使、随访观察和感染发生后的处置,完全由医方主导控制,故由于该医源性行为最终导致的伤亡,应当由医方承担主要责任。

  【案件结果】

  省医学会在鉴定意见书中如我预料中的,对真正的死因和感染部位问题进行了回避,意见书写的语焉不详,反正就是和了个稀泥给了个次要责任。为啥要回避那些重要问题呢?因为没法说出来,说出来可能就得定主责了,医方意见会很大。为啥可以回避得了呢?因为没有尸检报告,死无对证。不管怎么样吧,最后H先生说,经过我这个律师反复跟他解释,他一个非专业人士也已经听懂了八九分,他说他委托我做这个案子的根本目的不是为了获得尽可能多的赔偿,而是想弄清老母亲的死因,否则他终生不安,母亲毕竟是他托领导进的医院,如何跟其他兄弟姐妹交代?“我永远不会同意给我母亲做尸检,哪怕有可能最后赔不到一分钱,我也无法从情感上接受尸检”,他说。我说,我理解,我尊重。

  最后H先生还是在这份鉴定意见书的基础上与院方达成了和解,直接在市医疗纠纷理赔处理中心进行了快速处理,院方以近40%的责任比例,赔偿家属各项损失26万元。

上一篇:剥白内障小手术?老太眼球感染医院赔偿十二万四
下一篇:晚期胰腺癌遭漏诊良性脑瘤切一刀?三甲医院赔偿13万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