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宁波房产律师徐志宏个人网站!

云南师大实验中学劫持学生持刀伤害 7 人事件,还会不会再发生?

这两日知乎上有个大热问题叫“1 月 22 日云南一男子在云南师大实验中学劫持学生,持刀伤害 7 人被当场击毙,发生了什么?”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了一千两百多条回答,但是没有本律师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需要和谐。
本律师想回归题主提出的问题“发生了什么?”针对这个问题,你可以理解为“当天发生了什么?”也可以理解为“背景事实是什么?”对于第一个问题,各种报道已经很多了,大致事实我想每一个关心此事件的人都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劫持者是多么丧心病狂、被劫持的孩子是多么沉着冷静、女记者是多么英勇无畏、狙击手是多么艺高胆大、救护人员是多么尽心极力、整个事件是多么善恶分明,就这么个事情,不复杂,每一个角色都毋庸质疑地找到了准确的社会评价定位,再要了解更细的细节恐怕就进入猎奇范畴了。但是对于第二个问题呢?今天我们付出了一死数伤的代价击毙了这一个,明天呢?类似的事情是否还会发生?谁会是下一个受害者?在冤找不到头、债找不到主的恩怨纠葛里,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下一个无辜受害者。在社会各个角落里,会有多少个体在默默发生着心态的变化,我们现在可没有科幻片《少数派报告》里面的预测犯罪科技,况且在个体实施犯罪行为之前就将其“正法”也不符合伦理。那么,怨恨的种子今天种下,有可能一年两年、三年五年、十年八年会突然冒出一个恶果来,突然炸裂,死伤无数。所以相较于探究当天发生了什么,更重要的还是探究事件发生的本源,想一想怎样才能让类似事件尽量少发生些。
讲到这里,我要客观地说,我们这个社会对弱者并不友好,几十年前那样,其实今天基本还那样。大家都在骂今天的父母都是在把自己的子女培养成“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话骂出来当然爽快,但是换了骂人的那个人,在他或她为人父母之时,他或她是不是也是这样在做的?肯定,一定的。其实在大家这么做的时候,谁都无需感到愧疚,因为更妥当地定义,大家只是努力在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强者”,因为大家都知道沦落为社会的“弱者”会怎么样,或许哪一天就会像今天的这个绑架犯一样,被一枪爆头还被万人唾骂,为人父母者只不过是从自己活过几十年的社会经验出发,千方百计地避免自己的孩子今后成为人人得而欺之的弱势群体,被忽视,被踢皮球,被人当落水狗打,遭受不公道的待遇而已。并没有人刻意地培养自己的孩子自私自利,只不过优质的社会资源就只有那么些,大家都要去争抢,如何慷得起慨?
一定有人觉得上述言论过于阴暗,但是经验来自于经历,几十年的工作和生活经历还是可以带给一个人对这个社会的比较真实全面的感观。我早年在医院做医生,经常看到有些患者家属死命找关系、给外科医生送红包,会觉得那些人好傻,我们医生怎么可能会因为你没有送红包而不好好给你看病呢?在社会上看到有些人一遇到事情就是想着去请客送礼走偏门,甚至有些学生父母千方百计讨好老师贿赂老师,在年轻时候看到这些事情都是带着轻蔑一笑了之,有了些生活经历以后,越来越感觉不好笑,逐渐觉得好沉重,因为我逐渐看到的是一个越来越清晰的“怕”字。因为理解了那种害怕和恐惧,使我对前述所有现象都选择了理解和体谅。
我觉得一个治理水平比较高的社会,不应该让个体有太多这样的“害怕”,但客观现状是我们的社会治理水平真的还是太有待提高,阶层利益高于社会利益,既得利益阶层对于弱势阶层的KO式碾压体现得还是过于赤裸,有时候甚至有点不顾吃相。我现在改行做了律师,处理了一些医疗纠纷案件,有机会接触很多遭受医疗损害的当事人和家属,也不得不常常陷于同行政和司法部门的拉锯,本人自视做了十几年三甲医院一线医生,分得清医疗风险和医疗差错,更分得清技术性差错和责任性事故,不得不承认医院在信息、技术和既有体制机制设计层面上之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不得不承认患方相对各方面的孱弱无力,但即便是这样,也很难看到我们的行政和司法层面给予弱势群体多一点点的悲悯之心,相反公权力往往成为了踩实阶层碾压的最后一捆稻草(沉重的一捆,而不是一根)。一些地方甚至还以令患者维权遭遇久拖不决为乐、为目标、为医院成功抵制侵权索赔的“战果”,以至于太多人宁可选择私力救济,而不再愿意诉诸公权力。悲剧往往从此开始。民航总医院孙文斌杀人案、眼科主任陶勇被砍案、郑州泌外孟庆军教授遇刺案等,刚前两天我大浙江还发生了自制炸药引爆三甲医院血透室的恶性事件,这些案子从刑法层面都是再简单不过的案子,最多不过是一命换一命而已,公权力杀一个人很简单,但是这些杀人犯估计也没想过要活吧?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如果我们社会的矛盾解决机制能够真正发挥应有的作用,矛盾解决关口能够往前尽量提一提,最不济哪怕及时给人公事公办吧,至少不要拖延,至少不要推诿,在本律师看来已经要好很多,已经可以避免很多极端事件的发生了。
所以还是那句话,我们都要努力去做一个强者,但是当我们已经身为强者时,请多一些善良,不要把别人往绝路上驱赶。
上一篇:对《医疗损害鉴定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的意见建议
下一篇:最高院:杜绝同案不同判,统一裁判标准。还不会上中国裁判文书网?你OUT了!